快捷搜索:  MTU2MzAyNDEyMw`  as  test

青春匆匆,曾经的课堂是一场梦

我坐在左边第一排靠窗的位置,在我两米之外的讲台位置,传来师长教师的声音,立时,我的眼睛有点困,脑袋有点重,似乎被囚禁的打盹虫都要破笼而出,我仅剩的意识提醒我,工作有点糟,不能任由它们如斯嚣张的乱逃,我开始立志,和它们战争到底。

嗜睡的学子,催眠的师长教师,到底是谁的过,无法说得清。

听课的学子,专注的师长教师,我真的很忸捏。

朦朦胧胧的我,溘然听到一声铃响,昂首望望四周,望见同桌在笑,课堂的人变少,才意识到

哦 似乎下课了。

嗜睡的学子,催眠的师长教师,到底是谁的过,无法说得清。

听课的学子,专注的师长教师,我真的很忸捏。

左右的同桌,叫不醒睡梦中的我,那是如何一种感想熏染,

你的嘴角不停在不绝的抖动,你的笑意怎么忍得住,这种感到是不是受难熬惆怅,包容我不是居心要你如斯煎熬。

我有想,生命诚珍贵,光阴无价卖,

可是我,曾经在讲堂浑噩不清醒,

如今想来多可惜。

青春促,转眼即逝,

想回去,已来不及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